偷得浮生半时闲

青苔石道匆匆过,雨纱乐帷半时闲。
凡人做尽千古事,暖去寒来又一年。

一场秋雨一场寒。

不经意间,古都早已黄叶零落,阴冷绵长的冬天迫近了。人们习惯性地将衣服紧了紧、步伐也愈发紧凑:没有谁愿意在这灰蒙压抑的气氛中驻足。

我大抵也没什么不同。就像来来往往的路人,在尚未适应的寒冷中揪心着必须要完成的事。戴上耳机,在校园里不长不短的路途中,耳边悠扬婉转的音乐便是生活中优雅的慰藉。

忙碌——这是最近一个月我日常的生活写照。相比大一大二,必修课程少了许多,但其他事情却接二连三的涌了上来。关于出国考试的准备、关于科研背景的提升、关于自己的兴趣爱好,我从未感到如此的应接不暇。时间仿佛也插上了翅膀,飞一样地流逝,怎么安排都嫌少。

校园里坑坑洼洼的路,让我不得不低着头躲避大大小小的水坑。快要走到图书馆时,长时间盯着地面的我抬起头,兀然发现今天的秋雨竟然有些别致。阴沉萧瑟的气候里,如纱似烟般的秋雨多了几分柔情。自己骨子里文人的想象电光火石般迸发出来——身处隐约的薄纱之中,耳边环绕着悠扬动人的乐曲,我自己仿佛和周围的环境隔离开来,进入了一个缥缈的异世界。

这座城市又名长安。几千年时间的纹刻,让这里的每一块青石板、每一面土坯墙都像是世故的老者,肚子里藏着不为人知道的故事。那时秋天的长安是什么样子呢?他们的会不会遥望渭水秋景吟诗作对,还是像现在的我们一样忙忙碌碌无暇顾及呢?他们在夜晚会不会卧在点着蜡烛的房子里说说笑笑?那时长安的某个角落会不会也有一个寒门学子也在夜中埋头苦读呢?

我突然想要逃离这样忙忙碌碌的生活,想要单纯的去旁边园子里散散散步。对自己而言重要的一切——成绩、前途——此刻也黯然失色。我不自觉地吟起自己最钟爱的那首词:

滚滚长江东逝水,浪花淘尽英雄。 是非成败转头空,青山依旧在,几度夕阳红。 白发渔樵江渚上,惯看秋月春风。 一壶浊酒喜相逢,古今多少事,都付笑谈中。

豪杰布衣,最终都归为尘土。是非成败,总会被时间消散。无事可喜,无事可忧,看淡后莫非笑谈。也许自己本不该有太多挂念,也许自己可以更加潇洒。“尽人事,知天命”:就像我之前写的诗,“做风尘仆仆的骑士,漂泊在世界的边角,只要能留下一个蹒跚背影”——这样我便满足……

就像西安善变的天气,这种感觉终究是“电光火石”。想想今天的尚未完成的“Todo List”,我最终还是打消了去旁边花园散步的念头,走进了图书馆。在图书馆里,忘不掉那种感觉的我,写下了题记中的小诗。

多亏了垮掉的校园网——原本打算回到宿舍后看一看《自控》视频的。正因为如此,才突然多了一块计划之外的空闲时间,才得以偷得浮生半时闲。

写下这篇文章真的是一个非常轻松的过程。耳边放着舒缓的音乐,长时间练成的打字技巧和输入法通过四十多万字积累的的拼写习惯,使得我甚至可以闭上眼睛打字而不必担心出错。从忙忙碌碌中解脱出来,从事一件“任务计划”之外的事情,现在看来竟然也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,但着实惬意且珍贵。

2017-11-01 西安

 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