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于《恶意》

1. 感谢东野圭吾,总能让我体会到一点内容外的东西:这是我第一次阅读“手记体”式的文章。东野圭吾也让我迷上了真正的“现代文学”,我清晰记得看完《解忧杂货店》后对于那种多线交织的现代写作手法的着迷。

1.1 虽然评论家说这部作品充分利用到了“手记体”形式的优点,但我仍然对这种形式的选择持有怀疑态度:除了在案件扭转的那一瞬间,大多数时候更像是看理性的解释。

2. 作者好似故意在用“引起怀疑——佯装解释——颠覆判断”的手法,至少在我阅读时,确实会时不时觉得有些地方不对劲,但作者很快会把这些不对劲解释一下,或者有意无意的带过了。印象最深的一处就是野野口修说的“别乱翻我的书架,那里还有关心我的人的重要书籍“。后来是加贺突然想到有这一句话才开始又一次翻书架、才能最后找到相片。我如果是加贺肯定会对此产生极大的疑惑,这太像一句故意”引诱“的话了!但作者好像并不在意,我也就觉得是自己多虑了。可谁能想这竟然真是野野口修故意说的,给人一种“哦,越来是这样,我早就觉得奇怪”的感觉。

2.1 当发现自己被“骗”时,我不知道这是野野口修的阴谋太为精妙将我欺骗了,还是作者刻意引导使我判断错误。

3. 校园暴力、幼年时他们的恩恩怨怨那里是众人的说辞拼凑起来了,说实话我没有用心看完所有的说辞,总体印象并不深刻。所以当得知恰恰是这些使得野野口修变成杀人恶魔时,我觉得说服力不足。

3.1 我想说服力不足恰恰也说明了“手记体”的一些缺点,那些“众人”的引述都是些模模糊糊的回忆,将当事人内心的真正怨恨隐蔽了起来。使得我们只能靠想象来理解野野口修的“恶意”是多么可怖。

3.2 但不幸,可能是我的人生阅历不够丰富,我无法构想出野野口修对于日高,是如何从普通同学走向极度怨恨的。“哦,应该是人性之恶导致的吧”,我勉强接受——正如此我也就没有当初看完《嫌疑犯X的献身》时那样的震撼、没有看完《虚无的十字架》那样的沉重、没有看完《白夜行》那样的绝望。

3.3 果真要解读“恶意”的来源,我想还是要靠当事人的内心独白。旁观者终究是浮在表面,就算是明察真相的加贺不也是将信将疑吗?

4. 我觉得最精彩的地方是日高、野野口修和日高妻子之间三角关系的那段,如果那样结果就足以使我满意了。反倒是下文的真相,野野口修“就是看你不爽”的杀人动机,我提不起兴趣,作者借加贺的口吻揭明真相好像也没有给读者太多的想象空间。

4.1 细细想想,自己的稍许失望应该是对“个人仇恨”并不关注的缘故吧。这样子的仇恨让我联想到了性格缺陷和精神疾病,夸张点说,谁会在意一个精神疾病患者的“过失杀人”呢?

5. 我绝不否认这是一部优秀作品。只是从我个人角度,它与其他几本我读过的东野圭吾的作品有些差距罢了。

5.1 如果“恶意”真的能如此迅猛的生长的话,我只能衷心祝愿生活中多一些阳光、少一些恶意吧。

 

2018-07-27 蒙特利尔