夏天的消失

交大东南门边的一个转角处,藏着一家小巧精致的饮品店。这里,曾经是我和夏天常常约会的地方。

再次来到这里,我点了一杯最廉价的红茶,悠闲的在藤椅上坐下。这里的装饰没有太大变化——柏木色的露天凉棚,红木色的镂空地板,透明玻璃做成的围栏——依旧是铺面而来的清新海岛格调。向左手边看去,墙上多了些可爱的彩色手绘海报。在这个环境里,一种真实感油然而生,好像我们才刚刚见过面。

我喜欢来这里,夏天也喜欢来。大二那年六月,上完游泳课的我精疲力竭,只想在这家饮品店休息休息。那时的西安早已酷暑难耐。但就在这时,一阵微风吹过,仿佛带着柳叶的香气般沁人心脾。我转头望去,夏天坐在那里。她不是那么引人注目,但又那么令人印象深刻;我好像在哪里见过她,但又是如此的陌生。

于是,每次游泳课后,尽管还要做令人厌烦的大学物理实验,我都会不紧不慢地在这里买一杯茶,坐在藤椅上向护栏那边望去。我发现,在阳光好的天气,夏天总会出现在那里。于是,我开始企盼阳光正好的午后了。

大二的我感到了深深的忧虑。我渴望轰轰烈烈的人生,但是与理想相对的总是残酷的现实。不甘落后的我,开始发奋读书。从结果上看,大二是我成绩突飞猛进的一年,但也是我焦虑重重的一年——忙碌的学业、不见提高的英语成绩、没有进展的科研训练、对未来升学的担忧。我逐渐有些焦躁,甚至开始动过放弃的念头。而西安的燥热让这种焦虑愈发沉重了。

所幸,我遇见了夏天。起初夏天有些害羞。我向她望去,她便躲我似地低下了头;有时我想多看她几眼,她却匆匆离开。而我倒有些不依不舍,总是在马上要上课的时候才离去。我发现,我喜欢上了这个地方,我喜欢上了夏天。每每在这里看着她,那些萦绕在我脑海中的烦心和负担仿佛都被放空了;每每在这里看着她,我都仿佛有了依靠,重新有了前行的动力。

那天西安阴雨,整个城市好像进入了一个巨大的蒸屉。“诶,又忘记预习实验报告了”。我就像热锅上的蚂蚁,急匆匆的骑上自行车向材料楼那边奔去。可是突然,我看见了一个熟悉的身影——她是夏天——夏天在阴雨天也来了!

那天,夏天第一次陪我走出了饮品店。我推着车子,她依偎着我的肩膀。实验报告的烦心事我已经忘在脑后,我只知道那天的我好幸福、好幸福。从那以后,和她在一起的美好记忆慢慢多了起来——在网球场的大汗淋漓,在康桥广场的无忧无虑,在钱学森图书馆的奋笔疾书……累了,我就和她说说话;困了,我就靠着她小憩一下。和夏天在一起,我总是精神焕发,充满干劲……

红茶已经喝去一半。如往常一样,这家饮品店店只有我和寥寥一两个客人。向栏杆边望去,并没有了夏天的身影。抿抿嘴,我叹了口气,“是啊,夏天怎么会在冬天来这里呢?”。

我们相遇了很久,但分开也很久了——夏天在那个夏天后离开了我。“夏天不是爱情,夏天只是有可能有爱情”。

夏天,你去了哪里?

仍然记得我们一起看山下敦弘导演的爱情电影《天然子结构》。你告诉我,你最喜欢的是静谧的乡村。那时的我还很懵懂,只是觉得主演Kaho很漂亮。“你根本就没有看懂”,你有些生气地对我说,“真正美好的是充满阳光的小镇、懒散无所事事的下午、是吐着舌头的可爱小狗,是穿着短裤的邻家女孩”。你抿着嘴笑了“我喜欢那样的生活,那片乡野就像安放心灵的世外桃源”。

我们的爱情像极了素夜和大泽的青涩之恋——平平淡淡,懵懵懂懂,真真切切,难以忘怀。在那个安静恬淡的乡村,一切烦恼苦闷都随着蝉鸣飘向远方了吧;就算有所忧愁,也会融化在那燥热但美好的夏天中了吧。

虽然已经大四,虽然依旧繁忙,但我比大二那年成熟了许多许多。低头看看手表,是该离开的时候了。我回头望望那边的座位,整理了一下自己的书包,内心突然不像刚刚那样失望了。

夏天,你是不是去了那个静谧的乡村呢?夏天,你还在我的心里呢……

2018年 冬

西安交大

6 Responses

  1. 卞志文说道:

    夏天才刚刚开始

  2. 夏天说道:

    我竟然不知道该回复什么…..

    • 夏和帆说道:

      哈哈哈,不过你的名字真有特色,一开始我还以为是昵称之类的~

  3. Rintarou说道:

    后续呢,后续呢?赶紧把狗粮甩我脸上( ̄. ̄)

  4. 一去二三遥说道:

    爱情呀,可惜你的名字叫短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