咸阳

写作共振

我时常为自己喜欢写作而感到庆幸,并“自夸”地将其称为一种爱好。它不像学习或其他那些功利性的活动–非要挣个出人头地,而是只要弄出些笔墨就可以自我满足。钟表的时针滴滴答答地迈过了一点–现在依然算是中秋之夜。就着写字台上台 […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