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agged: 生活

偷得浮生半时闲

青苔石道匆匆过,雨纱乐帷半时闲。
凡人做尽千古事,暖去寒来又一年。

一场秋雨一场寒。

不经意间,古都早已黄叶零落,阴冷绵长的冬天迫近了。人们习惯性地将衣服紧了紧、步伐也愈发紧凑:没有谁愿意在这灰蒙压抑的气氛中驻足。

我大抵也没什么不同。就像来来往往的路人,在尚未适应的寒冷中揪心着必须要完成的事。戴上耳机,在校园里不长不短的路途中,耳边悠扬婉转的音乐便是生活中优雅的慰藉。

忙碌——这是最近一个月我日常的生活写照。相比大一大二,必修课程少了许多,但其他事情却接二连三的涌了上来。关于出国考试的准备、关于科研背景的提升、关于自己的兴趣爱好,我从未感到如此的应接不暇。时间仿佛也插上了翅膀,飞一样地流逝,怎么安排都嫌少。

校园里坑坑洼洼的路,让我不得不低着头躲避大大小小的水坑。快要走到图书馆时,长时间盯着地面的我抬起头,兀然发现今天的秋雨竟然有些别致。阴沉萧瑟的气候里,如纱似烟般的秋雨多了几分柔情。自己骨子里文人的想象电光火石般迸发出来——身处隐约的薄纱之中,耳边环绕着悠扬动人的乐曲,我自己仿佛和周围的环境隔离开来,进入了一个缥缈的异世界。

这座城市又名长安。几千年时间的纹刻,让这里的每一块青石板、每一面土坯墙都像是世故的老者,肚子里藏着不为人知道的故事。那时秋天的长安是什么样子呢?他们的会不会遥望渭水秋景吟诗作对,还是像现在的我们一样忙忙碌碌无暇顾及呢?他们在夜晚会不会卧在点着蜡烛的房子里说说笑笑?那时长安的某个角落会不会也有一个寒门学子也在夜中埋头苦读呢?

我突然想要逃离这样忙忙碌碌的生活,想要单纯的去旁边园子里散散散步。对自己而言重要的一切——成绩、前途——此刻也黯然失色。我不自觉地吟起自己最钟爱的那首词:

滚滚长江东逝水,浪花淘尽英雄。 是非成败转头空,青山依旧在,几度夕阳红。 白发渔樵江渚上,惯看秋月春风。 一壶浊酒喜相逢,古今多少事,都付笑谈中。

豪杰布衣,最终都归为尘土。是非成败,总会被时间消散。无事可喜,无事可忧,看淡后莫非笑谈。也许自己本不该有太多挂念,也许自己可以更加潇洒。“尽人事,知天命”:就像我之前写的诗,“做风尘仆仆的骑士,漂泊在世界的边角,只要能留下一个蹒跚背影”——这样我便满足……

就像西安善变的天气,这种感觉终究是“电光火石”。想想今天的尚未完成的“Todo List”,我最终还是打消了去旁边花园散步的念头,走进了图书馆。在图书馆里,忘不掉那种感觉的我,写下了题记中的小诗。

多亏了垮掉的校园网——原本打算回到宿舍后看一看《自控》视频的。正因为如此,才突然多了一块计划之外的空闲时间,才得以偷得浮生半时闲。

写下这篇文章真的是一个非常轻松的过程。耳边放着舒缓的音乐,长时间练成的打字技巧和输入法通过四十多万字积累的的拼写习惯,使得我甚至可以闭上眼睛打字而不必担心出错。从忙忙碌碌中解脱出来,从事一件“任务计划”之外的事情,现在看来竟然也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,但着实惬意且珍贵。

2017-11-01 西安

 

生死不管你的苦

一个月前的今天,章莹颖失踪了。

中山大学本科毕业,国家奖学金获得者,北京大学硕士毕业,美国伊利诺伊大学厄巴纳香槟分校博士研究生……

只有经历过的人才知道这些意味着什么。章莹颖和我们一样,经历过昏天黑地的高考,考上了重点大学;在大学里依然专心刻苦,硕士去了北大;最终来到了一所世界顶级大学。但这一切转瞬化为乌有——在一个阳光明媚的下午,她消失在了这个世界上最发达的国家,而且至今生死未卜。

我是6月14日才知道这条消息的,之后我在朋友圈转发了不少于四条关于此事件的相关跟进报道。从她的同学焦急的报警、亲属抵达美国,到FBI的介入调查、并将该案定性为“绑架”,直到最近FBI“确信其死亡”。这之间,丰县615爆炸案、茂县山体滑坡、朋友圈中关于“言论自由”的风潮……都一时云涌,终归平静,只有这个女孩的相关消息依然牵着我的内心。 生死不管你的苦,活着还要靠运气。

我仍然清楚的记得那段刚开始在俄罗斯访学的日子。哪怕只是想要去离宿舍楼不到几百米远的超市,我都会小心翼翼地确定手机电量充足、网络正常,并且有意识地注意周边情况。在这样的环境中——离乡千里、语言障碍、一切都是陌生的,我太担心万一自己迷路,如果语言不通、没有手机导航的话回不去怎么办,万一遇到所谓了“查护照”、街头流氓又怎么办?那种身在异国他乡的胆怯真是一种独特的体验——尽管你知道有人在心系着你,但他们没有办法保证你的安全。我想,身在美国的女孩章莹颖,和我的感觉一定有相同的地方吧。

但就是这样如履薄冰,你还是只能把“活着”这个最简单的需求于运气。我幸运的度过了在俄罗斯的日子,幸运的生活了19年,但谁能说准下一刻会发生些什么?我是无神论者,不相信命运,但我也不相信自己的“小心”能使你总在死神面前求得侥幸。

记得有次在小区里面慢跑,不知道从旁边高楼哪扇窗户里扔出一个果皮,砸在了我的肩上,我情不自禁的爆了一声粗口。但抬头望去,密密麻麻的窗户没有任何区别。阳光依然耀眼,四周一片寂静。我站在那里,就像丢了手机的人站在街上——无助的望着密密麻麻的人流来来去去,你知道这份苦注定只能你自己含着。虽然那个果皮只是弄脏了衣服,但我仍是心有余悸——万一这不是果皮而是一个烟灰缸会怎么样,万一它砸中的不是肩膀而是头部又会怎么样?

生命太过脆弱,而死亡又太过残忍。就算你没有负任何人、没有做亏心事,你天天上进刻苦,想要为人类进步奉献一己之力,他还是会冷酷的带走你,无论你想不想。就像有人说的,“一瞬间的,没了就是没了,都消失了”。

我仿佛看到了她的父母——两个平凡贫穷的中年人,默默地在异国他乡的旅店中流下无助的泪水;我仿佛感受到了她的男友——和她在本科时就是“风云情侣”,已经相守七年的男孩——在破碎的爱情碎片中撕心裂肺中挣扎;我仿佛能看见那些关心她的人,在愈发渺茫的希望前黯然神伤的眼神。

我不会在这里提出关于她失踪调查的质疑——我不了解相关体制的运行方法,自己说不清也道不明。但我宁愿相信,面对这样一个善良美丽的亚洲女孩,相关搜救人员一定尽了全力——失踪中的章莹颖一定也在这样想吧。 章莹颖的努力,大家的努力我们都看到了,但我们现在又能做些什么呢?

“白宫请愿”的签名停留在了五万多,能在规定时间达到10万请愿的可能性越来越小。我终于相信,章莹颖失踪案件和丰县615爆炸案、茂县山体滑坡、朋友圈中关于“言论自由”的风潮一样,会逐渐消失在人们的视线中。 生死不管你的苦,你连自己都保不了,还关心别人干什么!

话虽这么说,但我还是她致以最为深切的祈祷,希望章莹颖可以幸运地生还——回到父母、男友身边,回到自己喜爱的校园中,当一名受人尊敬的老师。除此之外,我还祝福那些现在已经身在国外并将要在国外生活求学的人安好,祝福我们自己可以“幸运”的生活在这个世界上。

2017-07-09 西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