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agged: 留学

留加见闻之二 | 实验室生活

我参与的是本科生实习科研项目,所以生活的重点当然是作实验。

我的项目挂名在物理系,因此经常出入的就是物理楼了。物理楼又叫卢瑟福楼(Rutherford Building),坐落在麦基的东北角,以物理学家卢瑟福的名字命名。卢瑟福1898至1907年在加拿大麦吉尔大学从事放射性研究,并因此获得了诺贝尔化学奖。物理楼对面是一个小型的学生食堂,里面有价格便宜的食品(国外也有和国内大学类似的补贴)。物理楼北边是临时的学生注册办公室,我的校园卡也是在那里办理的。

Continue reading…

留加见闻之一 | 麦基的邮件系统

三年前,我来交通大学报到。除去办理住宿,领军训服之外,最早做的一件事情就是办理了一张属于自己的校园卡。这张校园卡伴随了我大学三年,并将陪我到顺利毕业。有了这张校园卡,就可以畅通无阻的进出图书馆,宿舍楼,实验室;就可以用来在学生超市购物,作为身份验证等等。

在麦基,校园卡当然也极为重要。但比校园卡更加重要的,可能就是学校的邮件系统了。在领到校园卡之前,Registation Office就首先给我分配了一个用自己名字命名的麦基邮箱。与交大存在感极弱的邮箱相比,麦基邮箱起到了校园生活中极其重要的作用。三个月来,我收到了很多来自麦基的“官方邮件”,他们真实的反映了麦基的校园生活。

Continue reading…

生死不管你的苦

一个月前的今天,章莹颖失踪了。

中山大学本科毕业,国家奖学金获得者,北京大学硕士毕业,美国伊利诺伊大学厄巴纳香槟分校博士研究生……

只有经历过的人才知道这些意味着什么。章莹颖和我们一样,经历过昏天黑地的高考,考上了重点大学;在大学里依然专心刻苦,硕士去了北大;最终来到了一所世界顶级大学。但这一切转瞬化为乌有——在一个阳光明媚的下午,她消失在了这个世界上最发达的国家,而且至今生死未卜。

我是6月14日才知道这条消息的,之后我在朋友圈转发了不少于四条关于此事件的相关跟进报道。从她的同学焦急的报警、亲属抵达美国,到FBI的介入调查、并将该案定性为“绑架”,直到最近FBI“确信其死亡”。这之间,丰县615爆炸案、茂县山体滑坡、朋友圈中关于“言论自由”的风潮……都一时云涌,终归平静,只有这个女孩的相关消息依然牵着我的内心。 生死不管你的苦,活着还要靠运气。

我仍然清楚的记得那段刚开始在俄罗斯访学的日子。哪怕只是想要去离宿舍楼不到几百米远的超市,我都会小心翼翼地确定手机电量充足、网络正常,并且有意识地注意周边情况。在这样的环境中——离乡千里、语言障碍、一切都是陌生的,我太担心万一自己迷路,如果语言不通、没有手机导航的话回不去怎么办,万一遇到所谓了“查护照”、街头流氓又怎么办?那种身在异国他乡的胆怯真是一种独特的体验——尽管你知道有人在心系着你,但他们没有办法保证你的安全。我想,身在美国的女孩章莹颖,和我的感觉一定有相同的地方吧。

但就是这样如履薄冰,你还是只能把“活着”这个最简单的需求于运气。我幸运的度过了在俄罗斯的日子,幸运的生活了19年,但谁能说准下一刻会发生些什么?我是无神论者,不相信命运,但我也不相信自己的“小心”能使你总在死神面前求得侥幸。

记得有次在小区里面慢跑,不知道从旁边高楼哪扇窗户里扔出一个果皮,砸在了我的肩上,我情不自禁的爆了一声粗口。但抬头望去,密密麻麻的窗户没有任何区别。阳光依然耀眼,四周一片寂静。我站在那里,就像丢了手机的人站在街上——无助的望着密密麻麻的人流来来去去,你知道这份苦注定只能你自己含着。虽然那个果皮只是弄脏了衣服,但我仍是心有余悸——万一这不是果皮而是一个烟灰缸会怎么样,万一它砸中的不是肩膀而是头部又会怎么样?

生命太过脆弱,而死亡又太过残忍。就算你没有负任何人、没有做亏心事,你天天上进刻苦,想要为人类进步奉献一己之力,他还是会冷酷的带走你,无论你想不想。就像有人说的,“一瞬间的,没了就是没了,都消失了”。

我仿佛看到了她的父母——两个平凡贫穷的中年人,默默地在异国他乡的旅店中流下无助的泪水;我仿佛感受到了她的男友——和她在本科时就是“风云情侣”,已经相守七年的男孩——在破碎的爱情碎片中撕心裂肺中挣扎;我仿佛能看见那些关心她的人,在愈发渺茫的希望前黯然神伤的眼神。

我不会在这里提出关于她失踪调查的质疑——我不了解相关体制的运行方法,自己说不清也道不明。但我宁愿相信,面对这样一个善良美丽的亚洲女孩,相关搜救人员一定尽了全力——失踪中的章莹颖一定也在这样想吧。 章莹颖的努力,大家的努力我们都看到了,但我们现在又能做些什么呢?

“白宫请愿”的签名停留在了五万多,能在规定时间达到10万请愿的可能性越来越小。我终于相信,章莹颖失踪案件和丰县615爆炸案、茂县山体滑坡、朋友圈中关于“言论自由”的风潮一样,会逐渐消失在人们的视线中。 生死不管你的苦,你连自己都保不了,还关心别人干什么!

话虽这么说,但我还是她致以最为深切的祈祷,希望章莹颖可以幸运地生还——回到父母、男友身边,回到自己喜爱的校园中,当一名受人尊敬的老师。除此之外,我还祝福那些现在已经身在国外并将要在国外生活求学的人安好,祝福我们自己可以“幸运”的生活在这个世界上。

2017-07-09 西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