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agged: 科研

搬家

开学季,我却要搬家了。这个“家”只住了两个月,还是租来的房子。但漂泊在外,这个临时性的住所也几乎是我的所有依托。

收拾东西的时候,不免有些感触,和房东侃东侃西,竟然有种要离开加拿大的感觉。刚来蒙城的时候大家还在看着世界杯,现在亚运会都要结束了,两个月的时间飞逝而过。

记得曾经浏览校报社对留学生的采访,那些留学生总会说“往往有种漂泊无助感”。对于这一语带过的回答,不以为意的我以为只是应酬,直到现在才真真切切感受到了这句话背后的含义。

自己真的说不上适应,现在的我作息并不是很规律,有时会熬得很晚;自己懒得做饭,经常性的吃着快餐。我觉得,三个月的时间,对人是残忍的。在一个人并没有完全适应一种生活的时候,他就面临离开。现在已经是我在这里的第二个月底了。我相信自己如果能待的时间长一些的话,应该能够更好的融入进这里吧。

严格意义上,这是我第一次出远门。高中三年、大学三年,我都在离家不过几十公里远的地方。我熟悉了那座城的人、那座城的事,甚至开始厌恶。我就想翅羽被绷紧的鸟,急切的飞向远方。

但真正远离家门,才发现曾经看似平常的事竟然令人如此留恋。夜深了,打开手机朋友圈,身边熟悉的人过着熟悉的生活。几千公里外,我的好友中学习好的那部分应该在保研夏令营中发挥的不错吧;准备考研的同学应该在钱学森图书馆的某个角落做着习题吧;我的室友,可能在腾讯熬夜写代码,或者在准备着英语考试吧?

过去的这两个月,一定是我迄今为止最为单纯的两个月之一。来到这里,研究就成近乎成为了我生活中的唯一。我的情绪也会由研究的进展决定。研究顺利,便会异常开心;研究受阻,就会沮丧异常。前几天,在我测量噪声一周几乎没有进展的时候,我甚至想要改签机票,立马回国。

房东也是留学生,今年读大二,我们俩有些共同语言。他问我毕业后要去哪,我竟然也是如此迷茫。一年之后的我会在哪里呢?美国,欧洲,日本,还是新加坡呢?我唯一确定的事就是一个月之后,我会躺在家里温暖舒适的床上。我会冲进离家几步远的拉面店、冲进不远的海底捞火锅,饱食一顿。

搬家,离开了自己稍稍熟悉的场景。和自己同宿的是来自武大的一个哥们,现在俨然已经成为了好友。我们一起考过托福、一起做过饭、一起出去玩,同时也会每周在组会的时候相见。他是利物浦的铁球迷,喜欢物理光学,想要做学术当教授——短短的时间,我们会了解彼此这么多,但也是这短短的时间,让我们不得不很快的分开。

来到了新家,这个地方条件相比之前的住所要差很多。离开了家,离开了室友,离开了熟悉的一切,这次搬家又让我感到一种颠簸感。把电脑放在行李上,敲打下这一个个字、一句句话,脑海中翻涌着无数的场景。

一个月前订下这个房子的时候,也是抱着“一个月凑活凑活就算了吧”的心态租下来的。但是现在觉得并不能靠“凑活凑活”度过这最后一个月。自己现在唯一能做的,就是更加努力的走好科研中的每一步,争取做出进一步成果。因为之后这样才能填补生活中的漂泊感,和申请路上的焦虑吧。

 

2018-08-31 蒙特利尔